<s id="e41l4"><samp id="e41l4"><blockquote id="e41l4"></blockquote></samp></s>

        1. <tbody id="e41l4"><pre id="e41l4"></pre></tbody>
          分享到:

          封在城內的非新冠肺炎患者 還有多少等待救治

          封在城內的非新冠肺炎患者 還有多少等待救治

          2020年03月18日 04:17 來源:中國青年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那些封在城內的非新冠肺炎患者 還有多少等待救治

            疫情正在退潮,另一些困難卻越來越明顯地浮現出來——至少陳星旭感覺是這樣的。

            他是武漢520志愿者團隊的發起人。從疫情暴發的初期,這個團隊就致力于幫助新冠肺炎患者盡快入院并提供心理援助。為了搜集核實源源不斷的求助信息,團隊核心的志愿者有800多個。

            那時,這樣的求助“解決了第一個,就來了十個二十個。解決了十個二十個,又來了一百個兩百個。” 如今,這樣的求助信息越來越少。3月16日0-24時,湖北省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只有武漢市1例,其他16個市州均為0例;截至3月14日16時,武漢無疫情小區累計數量4871個,占比68.6%。與此同時,在微博上新冠肺炎救治相關的話題下,一些非新冠肺炎危重癥患者的求助信息開始連片涌來。

            目前,在新浪微博上,一個名為#非肺炎患者求助#的話題下,求助信息幾乎每日都在更新,截至記者發稿時,閱讀量已有1.1億;另一個#武漢非肺炎危重病人求助#的話題,閱讀量也達4688.7萬。

            疫情發生初期,陳星旭就曾見過非新冠肺炎患者的無奈——他曾幫助過一個被診斷為皮羅綜合征的嬰兒晏辰剛。晏辰剛在武漢“封城”前一天出生,出生后不久就被診斷患有這種罕見的先天性疾病。

            這種罕見的疾病的特征是小頜畸形、舌后墜、腭裂及吸氣性呼吸道阻塞。晏辰剛的氣管只有2.5毫米,幾乎是正常寶寶的一半。他已經借助呼吸機維持生命好幾天了,可呼吸和進食還有困難。

            當時,晏義威唯一聯系到的能做手術的醫院在南京。但是離漢的車輛要通行證,接收的醫院還要向當地防疫指揮部報批。而且,所有隨行人員都要有結果顯示陰性的核酸檢測報告。晏義威給不出這些證明,當時,不發燒就沒有機會獲取核酸檢測的名額。

            后來,陳星旭聯合華中科技大學校友會成員,湖北、安徽和江蘇的政府部門及媒體,將晏辰剛送上前往南京的車。3月4日,這名患兒終于做上了手術。

            這還只是陳星旭參與幫助的其中一個患者。一位39歲的新冠肺炎患者,本身患有尿毒癥。家屬發來求助時,他已經在家里待了20多天了,透析也被迫中斷了20多天,人已經昏迷,動脈血的血氧飽和度只有50%左右,“基本處于半窒息的狀態”。在幫助患者聯系醫院的過程中,陳星旭收到了患者離世的消息。

            陳星旭還收到過一個求助,15歲的男孩疑似白血病,“只要不輸血人就是暈的”。但是他就診的醫院成為收治新冠肺炎患者定點醫院,他只能出院。

            醫院的說法是:“我們也沒辦法,先回家養著,等疫情緩解了再想辦法。”第二天,陳星旭找來志愿者的車,保證男孩先回了家。之后,再打電話給醫院,對方急了,“如果不出院,新冠肺炎患者進來,又有新的感染怎么辦?”

            陳星旭也蒙了,他明白這個道理,卻使不上力。這個志愿者團隊從疫情暴發起就開始幫助新冠肺炎患者找床位,運轉得頗為成熟,但是在那個時候,陳星旭覺得“束手無策”。

            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急救中心副主任夏劍曾對媒體估算,正常情況下,他所在的醫院一年接待急診患者12萬人,其中有10%-20%是需要搶救的患者。但疫情期間的搶救量大概是正常狀態的1/3,其中還包括新冠肺炎引起的急救。

            2月16日,武漢市衛健委陸續公布了非新冠肺炎患者救治醫院名單。之后,2月21日,武漢市防疫指揮部增設“非新冠肺炎醫療救治組”。相關的醫護力量和醫療資源統籌還在不斷加強,3月16日起,武漢市衛健委每日公布非新冠定點醫院醫療資源恢復進度情況,動態展示非新冠定點醫院名單、各醫院門、急診和住院科室開設情況。

            武漢市衛健委陸續公布了非新冠肺炎患者救治醫院名單之后,陳星旭觀察到一絲轉機——武漢的一些定點醫院,將新冠肺炎的病人送往分院,不少援鄂醫療隊開始待命,一直緊缺的醫療資源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緩解。

            但是,當疫情還未徹底退卻時,其他危重癥患者面臨的情況依舊復雜。

            一位患者曾找到陳星旭,說自己因肺癌前往醫院,可醫生一看片子就表示,請先去做核酸檢測,或去定點醫院,“我們這沒法收”。

            若沒做核酸檢測,并非新冠肺炎,醫院也不能收治。但問題是,免費的核酸檢測也有程序,需有發燒癥狀,被認定疑似,走社區上報等流程;目前,付費的檢測渠道開放,但等待的時間相對較長。

            與那位腦溢血的病人一樣,陳星旭了解到,不少病人雖被醫院收治,但由于當下的醫療資源難以滿足需要,他們都卡在了轉院的環節。

            涉及異地轉院,更是難上加難。迫于病情,湖北省內的一些危重癥患者為尋求更好的治療條件,要集中到省會武漢。“武漢變成他們唯一救助的渠道了。”可這需要武漢的醫院接收,還需要辦理相關的通行證。

            隨著封城時間越來越長,這些非新冠肺炎患者面臨的問題越來越多。還有多少非新冠肺炎危重患者在等待救治,陳星旭說不出答案。

            他記得,一位湖北天門的患者因發燒進了醫院,之后多次核酸檢測呈陰性,醫院要求轉到武漢的相關醫院做白血病救治,先是各大醫院沒有床位,聯系好醫院后,又卡在了通行證上。

            幾經協調后,他們面臨的新問題是當地的醫院突然不放人了——因為是發燒入院,他們住在了感染區,即使后期排除了新冠肺炎,當時的條件下,醫院表示實在沒辦法調換病房,最終他們只能留在當地隔離。

            另一個民間的志愿者組織武心援團隊,每隔幾天會整理出一份經核實的非新冠肺炎患者求助名單。除了求住院的、求轉院的,還有人求協調車輛、求救助的,以及求出城的。

            其中,一位湖北省鄂州市68歲的肺癌患者,在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同濟醫院已達到了出院標準,可陪同的3位家屬因封城而滯留,難以負擔醫療與生活費用,且因患有糖尿病,在醫院期間,吃飯是擺在眼前的問題,他希望能盡快出城,返回家鄉。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王景爍 來源:中國青年報

          【編輯:房家梁】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欧美视频毛片在线播放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普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