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e41l4"><samp id="e41l4"><blockquote id="e41l4"></blockquote></samp></s>

        1. <tbody id="e41l4"><pre id="e41l4"></pre></tbody>
          分享到:

          以軍人的姿勢沖鋒

          以軍人的姿勢沖鋒

          2020年03月18日 03:01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以軍人的姿勢沖鋒(中國戰“疫”·報告文學)

            故事的主人公是兩位年輕的姑娘,一位是江西宜豐人,一位是吉林四平人。我在地圖上的這兩個點位各畫了一個小圈,然后再各畫上一個表示行進方向的箭頭。我相信所有人都知道,在2020年1月下旬至2月,那些代表行動方向的箭頭,幾乎都會指向同一個目的地:湖北武漢。

            1月21日  

            小年過后,江西姑娘舒純回到了位于宜豐的家,放下行李,舒舒服服地洗了個熱水澡,母親端上來一大堆好吃的,一家人其樂融融。

            與往次回家不同,這回與家人聊天舒純帶了幾分小心。因為職業的關系,離開武漢時,她多少聽到了一些風聲。但團聚與即將到來的新年的興奮沖淡了她內心的那一點擔憂。

            舒純是解放軍中部戰區總醫院軍人診區的一名護士。

            這個晚上的同一時間,同在吉林四平休假的護士王歡,也跟舒純的情況差不多,兩人既是同事又是好朋友,年齡、經歷差不多。兩個姑娘誰也沒有想到,接下來的幾天,一場突發的疫情將把她們美好的假期攔腰折斷。

            1月22日

            過年家里需要忙碌的事情太多,兩個姑娘人在家鄉心在單位,群里頻繁出現的消息令她們開始警覺,不安的情緒漸深漸濃。

            回家休假中的兩個護士不知道,在1月22日這一天,解放軍聯保部隊從上到下,都進入了準戰時狀態。

            22日上午,聯勤保障部隊召開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電視電話會議,全面部署防控工作。會后,全國東南西北中各聯勤保障部隊開始行動。

            上午,位于北京的解放軍總醫院第五醫學中心的院禮堂內,舉行了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全院誓師大會。作為北京市新冠肺炎病例救治定點三級醫院,第五醫學中心有著光輝的歷史:曾執行過抗擊非典、援非抗埃等任務,處置突發疫情經驗十分豐富。

            誓師大會動員詞簡潔明了:疫情就是戰場,現在就是戰時。是黨員,是軍人的,大家說,怎么辦?

            全體醫護人員端正站立,高舉右手,禮堂內回響陣陣鏗鏘有力的聲音:英勇無畏、義無反顧、攜手并肩、共抗病毒。

            會后,中心領導一夜之間收到雪片似的請戰書和報名表。

            我在厚厚的一堆請戰書里,看到一個熟悉的名字:辛紹杰。辛紹杰是全軍傳染病專業委員會委員、第五醫學中心肝衰竭診療與研究中心主任,從事傳染病臨床醫學教研工作30余年,承擔國家、軍隊重大課題多項。他在請戰書中提出自己“作為一名普通醫生隨同肝衰竭中心承擔一線救治任務。”

            專家級學者的請戰書也與眾不同,辛紹杰一板一眼地擺事實,講道理,他是這樣寫的:一、(我)具有豐富的非典一線的經驗。此次隨隊參加一線救治,能為提高救治成功率提供及時的建議。二、經歷過非典時期生與死的考驗,作為一名老黨支部書記,隨隊參加一線救治,對于鼓舞長期在一起工作的年輕同志的士氣,一定能起到其他同志不能替代的積極作用。三、身體狀況良好。3000米的測試結果達到三四十歲年輕人要求的標準,證明心肺功能良好,能夠勝任一線工作,不會拖累、影響團隊工作。”

            請戰書的最后,辛紹杰寫了這樣一句深情的話:“從軍四十余年,黨組織給予我的一切,我無以報答,養兵千日用兵一時,我懇請組織批準。”

            這一天,南部戰區總醫院。院領導和醫務部的電話、微信此起彼伏。全院醫護人員,從高級別的專家,到普通職工,大家用微信短信、寫請戰書等各種形式主動請戰。

            17年前在抗擊非典的戰役中成功救治全球第一例非典患者的“抗非英雄”、呼吸科主任黃文杰,不容置疑地表示,自己要再度披掛上陣。

            有什么樣的將軍就有什么樣的兵,呼吸科有“黃老英雄”掛帥,呼吸科全體同仁當仁不讓。感謝互聯網時代的今天,戰士請戰出征的效率高到以秒計算,他們的微信請戰書,短到不能再短,簡潔卻豪邁,那種自信與血性,令我深深動容:

            我是呼吸科鄭林鑫,麥玉梅,陳燦,袁偉峰,自愿報名發熱門診,不計酬勞,無論生死。

            呼吸科李理,陳虹,也報名發熱門診。謝謝!

            這些醫務戰士,當他們決心高昂頭顱用生命出征之時,保持軍人的熱血與真誠。

            這一天的同一時間,東部戰區總醫院已經開始進入抗疫戰斗的實施,醫院組織急救醫學科、發熱門診、傳染科模擬應對處置突發疫情演練,細化收治新冠肺炎留觀和疑似病人的流程和診治規范。所有上崗人員,不需要上級批準,在志愿書上,按下鮮紅的手印后,就各自站上了自己的崗位。

            這一天,北部戰區總醫院。全院超過千余名醫務人員,爭先恐后地向黨組織上交請戰書,主動申請加入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隊伍。

            解放軍總醫院,是位于北京的軍隊系統最大的綜合性醫院,這一天啟動了三級響應機制,10個發熱門診和60個篩查點全部開通。同時,根據需求預儲相關藥品、檢測試劑耗材、消殺藥械、防護用具和急救車輛,做好隨時接收批量患者準備。

            這一天,西部戰區總醫院,啟動了二級防護,救治準備工作全線展開……

            這一天,解放軍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緊急啟動防控應急預案,召開疫情會商。經過數日晝夜奮戰,率先檢出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測定基因組全序列,同時開展研發快速檢測試劑盒,這個測試試劑,在此次病情診斷檢測中起到了巨大作用。

            居家的舒純和王歡不知道,這個晚上,她們的家鄉召開了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緊急部署會議。但是,兩個姑娘的母親卻說了同樣一句話:幸虧你回來了。

            1月23日

            武漢市關閉離漢通道。

            縣里開始排查從武漢回來的人員。有消息說,宜豐的茅坪村有了一例疑似病例。有醫學常識的舒純明白,疫情開始擴散了,而且比想象的嚴重。

            舒純和王歡這幾天總是在刷手機,職業的敏感讓她們知道,在醫院的同事們肯定每個人都以軍人的姿勢沖鋒在抗疫一線。她們坐不住了。

            舒純跟父母商量說:“疫情挺嚴重的,我想提前回醫院了。”

            母親說:“單位不是批準你休假嗎?”

            舒純說:“醫院里大家都忙著。”

            母親看著女兒的眼睛濕了:“明天就是年三十了。一年到頭,就是盼你三十回家團圓的。再說,你怎么回去嘛?”

            王歡是東北姑娘的性格,做事從來有主見。她用通知的口氣對家里人說:我要回去了。母親說,武漢現在這個樣子,你怎么還能往那兒去!王歡干巴脆地說:就是武漢現在這個樣子,我才要回去!

            1月24日 

            這天是除夕。宜豐縣人民政府發出通告,全縣活禽交易市場休市。病毒,越來越表現出了它的兇險。

            晚上全家人聚集在一起,母親不斷向女兒碗里添菜,仿佛預感到女兒很快就會離開家。

            春節聯歡晚會,舒純一直在看微信,一條條解放軍醫療隊馳援武漢的消息刷屏。

            這個夜晚,武漢的天河國際機場,由中國人民解放軍多支軍醫大學所屬醫院組成的醫療隊人員和物資陸續抵達,燈光映照下一排排陣列的軍人,身穿迷彩服、戴著口罩、腳蹬作戰靴,整齊的步伐和響亮的口令,將成為我們這一代人多少年里的難忘回憶。

            夜已經很深了,舒純睡不著,微信朋友圈里有一則消息,她看了很久:一只簡易的大鐵盆,裝著一堆餃子,十幾名穿著醫用白大褂的醫護人員站著吃。他們顧不上說話,因為吃餃子的時間是以分鐘計算的,這一撥人吃完,要趕快去換班,下一撥人再來吃。

            這是解放軍總醫院第一醫學中心急診科發熱門診新冠肺炎隔離區,這是值班的醫護人員們的年夜飯。

            舒純哭了。她不知道,母親在另一個房間,也哭了。

            1月25日

            大年初一一大早,舒純打電話給王歡,直截了當地說,我覺得這種時候,我應該回去。王歡立刻反應了:我正要跟你說呢,我也覺得我們應該回去。兩個姑娘一拍即合,停止休假,訂票回醫院。

            就在這時,醫院的通知到了,要求所有醫護人員沒有特殊情況,停止休假,返回各自的崗位。

            軍令如山。她們立即預訂了回武漢的票。她們想得簡單,武漢的離漢通道已關閉,但進入應該是可以的。舒純計劃從南昌乘坐高鐵,王歡決定坐飛機。但是,訂票信息剛發出不久,她們的手機就顯示了高鐵票和機票取消的消息。這可怎么辦?王歡豪氣地說,那就坐長途客車吧,不就辛苦點嘛,扛一扛就行了。

            兩個姑娘又分頭給武漢的同事打電話,確認的結果是:湖北方向高速已封,去往武漢的長途客車停運。私家車也不準進出。

            這天,在兩個姑娘焦頭爛額地上網打電話四處尋找返程車時,一次緊張的聯勤保障任務正在沈陽聯勤保障中心進行。

            上午10時,沈陽聯勤保障中心某儲供基地接到上級緊急調撥一萬套C級防護服任務。一聲令下,官兵分多路行動:一部分人員迅即進入庫房發排物資,一部分人員安排裝載轉運的車輛就位,還有一部分人員,緊急協調駐地鐵路運輸部門,開啟緊急通道。幾路人員在一個時間軸上飛跑。

            一個小時后,清點完的物資按序出庫。隨即,負責運送的車隊啟動上路。13時26分,列車徐徐駛入站臺,早已等候在這里的運送官兵一擁而上,肩扛手提,僅用10分鐘就將所有物資裝上了車。13時43分,列車載著這批C級防護服奔向抗疫一線。

            同一天,聯勤保障中心另一路人馬專人專車分別從桂林、鄭州聯勤保障中心緊急抽調的醫用防護口罩20萬個、防護眼鏡5000副、男女醫生工作服各5000套、醫用防護服和醫用隔離衣各2000套,共計6個品種21.9萬套防疫急需的衛生防護被裝,也星夜兼程緊急馳援武漢。

            26日11時20分,首批聯勤保障部隊的防疫物資順利抵達武漢。

            可惜,這些信息兩個姑娘都沒有,以當時的條件,她們也沒有辦法能搭上這樣的“順風車”。兩個姑娘在電話里商量了行動方式:王歡先到宜豐來,二人會合后,再一起向武漢前進。兩個女孩子一起,比一個人總是要強。

            “你明天一早就動身過來,越快越好。我怕我們這里也管控了。”

            舒純的分析是對的,就在她們離開的第二天,1月27日,宜豐縣疫情聯防聯控指揮部就發出通告,全縣公交及出租車停運。

            1月26日

            東北冬日的清晨,滴水成冰。王歡5點多就起床了,坐上了長春飛往南昌的飛機。經過三個半小時飛行,中午12點,王歡到達南昌,她顧不上吃飯,叫了個出租車,從機場趕往宜豐縣。

            14點30分,王歡到達宜豐,與舒純會合。這是初二,路上幾乎沒有行人,兩個姑娘微信同事,同事說,所有人都在崗位上忙碌著,不可能出去。

            她們又打電話找護士長,護士長一定是很忙,大嗓門已經啞了:“沒車自己想辦法!”電話咔地掛了。

            天上地上都不通,300多公里的路,想什么辦法能到呢?

            片刻,護士長的微信又來了:“你們想辦法自己找車往前靠,到了武漢城邊上,我們再去接。其他回來的同志,也是這樣解決問題的。”

            她們決定在網上約車,包一臺車去武漢。消息發出,等了很久,網上才有一個人答話,但對方開出的價格還是嚇了她們一跳:包一臺車,要3000元。兩人商量了一下,不管怎么樣,今天一定要回去。兩個人立刻回復:行,就3000元。馬上就走。

            但對方不說話了。王歡亮明身份說:我們是武漢軍隊醫院的護士,我們是回去執行任務的。我們可以給你看證明。

            對方還是放棄了。

            一個小時過去了,還是沒有人應答。兩個人饑腸轆轆,但誰也沒有心情去吃東西。眼下武漢的疫情嚴重,誰肯出車送她們去呢?就算是有人肯接單,路上也肯定會被管制人員攔下來。

            管制人員?對啊!兩個人一起跳起來:道路管控肯定是找管理部門才能解決啊!有困難找警察!對,我們去找警察!

            15點半。兩人拖著行李箱,幾乎走了一個小時,終于找到了一個派出所。

            值班室只有一個民警,她們謹慎地說明了情況。兩個姑娘堅決地說:我們必須要回去。而且要盡快!醫院需要我們。

            民警不能再說啥了,給了一個答復:人員管控是縣指揮部的決定,我一個鄉派出所無權決定,這樣,我向上級報告,你們去縣公安局吧!

            兩個姑娘追問了縣公安局的地址后,毫不遲疑地帶著行李離去了。看著兩人走遠的背影,民警還在感慨:這么纖弱的兩個姑娘,將要去往那么危險的地方,她們哪來那么大的勇氣?

            16點半。舒純和王歡繼續步行,兩個人都太疲勞了。她們在一個街口看到共享電動車,喜出望外。好在行李箱不大,她們騎著電動自行車,一路導著航,來到了縣公安局。

            縣公安局的同志已經得到了報告,他們把兩個姑娘安排在一間空曠的房間里坐下休息,然后向宜豐縣防疫指揮部做了報告。在下班前的半個小時,這條信息又通報給了縣政府、縣防疫中心和縣醫院。

            18點左右,一男一女兩個穿著全副武裝防護服的人來了,他們是縣防疫中心和縣醫院的。兩個疲憊的女孩子這時才明白,她們的舉動引起了多大的反應。

            縣防疫中心和縣醫院的同志給她們做了仔細的身體檢測,一切正常。大家都松了一口氣。兩份盒飯送來了,兩個姑娘餓壞了,吃得很香。這期間,她們才知道,今天上午,國務院新聞辦舉行了新冠肺炎疫情聯防聯控工作新聞發布會。

            兩個姑娘吃飯的時候,宜豐縣政府及縣公安局的有關領導緊急開了一個簡單而有效的碰頭會,他們決定,護送這兩個軍隊醫院的護士去武漢。宜豐縣公安局出具了一份特殊的證明信,安排警車護送二人到湖北境內。

            她們二人馬上向自己的醫院科室領導報告了進展情況。科室領導說,太好了,馬上向醫院領導報告,我們想辦法去高速路口接應你們。路上注意安全!做好防護!

            18點30分,縣公安局選派的兩名公安干警開著車來了,她們上了車,出發。這期間,公安局領導還用電話與沿路交警進行了協調溝通。警車一路順暢通行。22點30分,車子到達武漢市郊武東高速路口。再往里就是武漢界了。因為縣公安局和縣防疫指揮部事先已經聯系好了湖北方面的交警,所以交接工作沒有費多大的事。

            23點,中部戰區總醫院派出的車輛到達武東高速路口,見到穿軍裝的人,舒純和王歡大聲喊:就是我們!我們在這!

            23點30,護士舒純和王歡回到了中部戰區總醫院。

            我測量了一下兩個姑娘返回戰斗崗位的路線,從四平到宜豐再到武漢,她們用時近18個小時,最遠奔波路程,地圖上的直線距離是2200多公里。

            醫院的門診樓里燈火通明,雖然是深夜,這里還擁擠著病人,所有的醫護人員來去匆匆地一路小跑。

            差10分零點,換好了工作服的兩位護士齊刷刷地站在門診處,向焦急等待著她們的科室領導報到:

            報告主任,護士舒純、王歡歸隊!

          張子影

          張子影

          【編輯:葉攀】

          軍事新聞精選: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欧美视频毛片在线播放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普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