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e41l4"><samp id="e41l4"><blockquote id="e41l4"></blockquote></samp></s>

        1. <tbody id="e41l4"><pre id="e41l4"></pre></tbody>
          分享到:

          單月損失過億元 眉州東坡生死考驗中蹚出新路

          單月損失過億元 眉州東坡生死考驗中蹚出新路

          2020年03月18日 04:45 來源:北京日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單月損失過億元

            眉州東坡生死考驗中蹚出新路

            ■編者按

            疫情來襲,營收歸零。

            這個春節,很多企業被新冠肺炎疫情推到生死存亡境地,現金流面臨斷裂,企業瀕臨破產。但勤勞勇敢的中國商人,不會畏懼短期的低谷和挫折,他們一直堅信“自救者,得生機”。

            于是我們能看到一個個直播間里,運籌帷幄的大老板們親自下場,端起自家產品生澀地對著鏡頭喊“親”;

            于是我們能看到每一個小區門口,各家快遞和外賣小哥堅守的身影;

            于是我們——能看到很多不同領域的企業抱團取暖共渡難關,并在自救中發掘出新的商機。

            災難過后是明媚春光。2003年,“非典”助推阿里崛起。新的時機已經到來,在這場冰與火的淬煉中,更多“阿里”有望成長壯大。

            《北京日報》財經版從今日起推出《探訪企業“戰疫”樣本》欄目,通過一個個精彩的企業故事折射中國經濟的活力與韌性。

            實習記者 楊天悅

            11144桌訂餐陸續退訂;價值幾千萬元的春節庫存要打水漂;所有堂食收入趨近于0;單月直接支出將近1億元,還要養活8000多名員工……

            這是今年1月20日擺在眉州東坡董事長王剛面前的一道收支難題。

            突如其來的疫情打亂了各行各業的秩序,餐飲行業首當其沖。退掉回成都機票的王剛第一反應是抓起電話找供應商訂下7萬只口罩,但更嚴峻的考驗還在后頭:如果沒生意,現金流還能支撐多久?

            時至今日,新冠肺炎疫情的嚴重程度遠超當初想象。但在黑暗之中,這家總部扎根北京的川菜館逐漸摸索出生路。

            “活下去”成第一指標

            1月19日,王剛第一次聽到確切的新冠肺炎消息,就先撥出資金購買消毒和防疫用品。

            這筆支出在他應急范圍內,可隨后的情況卻變得愈發不可控。

            1月初,眉州東坡非常樂觀地定下 2020目標——年夜飯營收預計為1600萬元,爭取當天收入2020萬元。但疫情來襲,大批客人選擇退訂或改外送,當晚收入只有900萬元,幾近腰斬。

            大年初一更是慘淡。堂食和外送基本歸零,幾千萬元食材沒法處理。財務負責人回憶起來,心有余悸。

            面對疫情,很多企業立刻有了反應:消毒關店、閉門謝客、員工回家待命。但王剛舍不下一起拼過來的老員工們。

            “我們6000多人在北京,不能讓他們亂跑。”考慮到如果將平時集體吃住的員工撒向社會風險更大,王剛決定繼續營業。

            從大年三十開始,眉州在京的100多家餐館門可羅雀。雖然收入跌至低谷,王剛還是為所有員工發放了848萬元加班費,還掏出220萬元給一線員工發紅包。

            在隨后的一個月里,王剛的賬本上頻現赤字:進項幾乎為0,但照常發放出5000萬元工資,支付1116萬元門店房租、295萬元員工宿舍租金,花110萬元購買防疫物資……不算庫存損耗,每月往外掏的錢近1個億。

            即使被這樣的赤字壓著,王剛還是撥通了湖北省一位負責人的電話,提出武漢、黃岡的5家店可以給醫務人員捐愛心飯。截至昨天,眉州東坡已捐出3萬份愛心飯,再加上其他食品,這家現金流只能撐幾個月的企業已捐出150萬元餐食。

            “我們能戰斗3個月到半年。眉州東坡即使死掉了,也是一名烈士。”王剛語氣有些悲壯,“活下去”成為眉州績效管理中的第一指標。

            第一次嘗到互聯網甜頭

            窮則思變,自救是唯一的出路。

            大年初二上午,亦莊店門口。在這家一年流水上億元的店前,正在巡店的王剛看到店長諶愛紅帶著幾個人在門口擺攤。

            “一下子沒生意了,這些菜要爛掉我們好心疼啊。”諶愛紅搓著手說,老客人抱怨沒處買菜,自家庫存又處理不掉,干脆拿出來平價賣了,“能回點本兒也行”。

            王剛眼睛一亮。當晚視頻會上,他向各區域推薦了這一做法。第二天,110多家門店都開起平價菜站處理庫存。

            設菜站這個止損舉措像顆火星兒,讓他看到了希望。在庫存清完后,眉州東坡決定主動出擊:每天從四川空運蔬菜到京,把菜站開下去。

            需求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2月10日晚上9點,菜籃子小程序悄然上線。

            8000元!雖然當晚小程序的銷售額比不上平時一家店的早餐收入,但足以讓眉州東坡的團隊沸騰起來。

            “互聯網存在了這么多年,我們現在才知道怎么用上它。”王剛有些慶幸也有點遺憾。

            在隨后的幾天中,小程序營業額每天都翻倍,最終牢牢鎖定在10萬元;同時,原本每天300單的京東、天貓、淘寶網店也火了起來,平均單日成交翻了20倍。

            推小程序、拍抖音、做社群運營、下沉推銷工作盒飯,這些舉措對眉州東坡基本都是第一次。一通折騰下來,眉州東坡保住了單月4500萬元至5000萬元的現金流。“隊伍得到了鍛煉,大家看到了希望,現在我確信我們能挺過來。”王剛說。

            探尋家庭廚房新商機

            得知眉州東坡陷入短期經營困難,1月29日,光大銀行將第一筆1000萬元的信用貸款撥付到賬,隨后北京銀行、華夏銀行等25家銀行伸出援手,不僅全部續貸,還新增了近1億元的低息貸款。在財稅政策支持之下,眉州東坡還得到1月免征增值稅404萬元、2月至6月社保減免1000萬元的優惠條件。20多家房東也打來電話,為眉州東坡免除400多萬元租金。

            在自救過程中由守轉攻,眉州供應鏈也進一步優化。

            與集團總部只有一街之隔的中央廚房第三車間中,在門店干了8年的趙麗麗大姐成了流水線上打包的工人:“四盒午餐肉兩包調料一包冰袋,這位楊先生明天就能在家吃上麻辣香鍋。”她一邊核對快遞單一邊說。

            順著她的肩膀往后望,車間里,十幾道包裝線上員工們正忙碌著。他們手上的袋子有個特殊的名字——“每日優鮮”。一場危機,讓集團內部的供應鏈轉身,面向社會開放。

            危機來襲時,“共享員工”成了行業最早的突破口。當物美董事長張文中和每日優鮮負責人找王剛想“共享”服務員做包裝工人時,他有了別的盤算:“不如你們發貨到我這兒,我們員工就在車間里分裝,避免人員流動。”

            于是,在眉州工作了十幾年的供應鏈公司副總高楠生平頭一次算起營銷賬:“通常一天能包七八萬包,最高的一天快10萬份;我們車間能自己養活自己了。”

            還有一筆是員工收入賬:一包菜掙3毛,員工領其中的2毛2;一人每天包800包菜,一個月的收入和疫情前在門店干活差不多。

            來自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前兩個月國內餐飲收入下降了43.1%,僅為4194億元。全國餐飲企業都在承壓,也都在尋找新的出路。

            “我們還找到了介于超市和餐館之間的商機。”王剛一句話,揭開了眉州下一步布局和構想。

            疫情結束后,4家物美超市里將出現“迷你眉州東坡”商超店,其中既有包子、凍糕、甜燒白等“馬上吃”的即食小吃,也有能“回家吃”的半成品菜肴和“囤著吃”的食材。眉州的吃食從飯店后廚延伸到家庭廚房,價格將比堂食或外賣便宜3成。這樣的迷你商超店有望向更多地區推廣,代加工業務也將繼續推進,從而進一步提升眉州的抗風險能力。

          【編輯:葉攀】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欧美视频毛片在线播放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普爱网